您的位置:主页 > 培训机构 >

小飞是条狗

时间:2015-09-20 02:42来源:未知 点击:
跛子
何强家和我家之间的小巷,实际上是一条过道,上村的人下山和下村的人上山都要从这里经过。乡政府在旁边,那里有一幢楼房,这也是当地唯一的楼房,我妈就在这幢楼房里工作,她分管知青和学校,就是说老师管我,我妈管老师。我曾经问过我妈,何强为什么不上学?我妈说他家和梁校长家有矛盾。
你不能跟梁校长说说吗? 我问。
人家是知识分子, 我妈说, 要尊重人家。
就算知识分子须要尊重,可学校并不是他家的,我想。当然这是我后来的想法,那时我才上小学二年级,只想同何强一起去上学。
何强喜欢到处玩,但从未到学校来玩过。他家是农民,和我家不同,农民有很多事要做,他放过猪、放过羊,长大一些后还给生产队放过牛。不论他放猪放羊还是放牛,他都带着一条狗,而这条狗,严格说应该是我的。
它叫跛子,虽然它并不跛。之所以叫它跛子,是因为得到它的那天,它受了点伤,一条腿一跛一跛的。
我们住的小巷没人养狗,这不是小巷的人不喜欢狗,何强家就曾经要了一条狗崽来喂养,小狗不懂事, 不小心就跟着过路的人跑了。但村里那些单家独院的农民基本上都养了狗,它们经常到小巷来觅食,这是我们熟悉的,另有一些陌生的狗,如上村的和下村的,以及更远的野狗,时不时也跑来。
跛子就这样出现在我们小巷。它是一条黑色的母狗,还没有完全长大,如果是人的话,还处于少女时代。它修长的体型从我面前跑过时,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。
也许我真的和它有缘,对于野狗,我一般比较鄙视,尤其是那种盯着我吃东西的野狗,我总要冲过去踹上一脚。可对它,自从一晃而过之后,我还想再见它一眼。
我叫上何强满村子乱串,终于在一家农民的门前见到了它。它被吊在一棵树上,那个农民正用竹子一边吆喝一边抽打。
喂, 我说, 这狗我认识,把它给我吧。
农民呵呵笑着,他说:
野狗不打养不家,既然你要,就给你吧。
他把它从树上放下来,我让他把拴在脖子上的绳子也解了,然后喊一声 走 ,它就跟着我走了,它跟得很坚定,虽然一跛一跛的。
但我妈不同意我养狗,无论我怎么央求,她都不同意。我急中生智,说:
给何强家养总可以吧?
我妈看我可怜兮兮的样子,勉强同意了,她当然知道我的用意 名义上给了何强家,实际上还不是由我来喂养!
何强家的人都乐意接纳跛子,他们越高兴,我就越感到失落。为了平衡 下心理,也为了显示我对跛子所拥有的某种权力,我背着我妈跟何强家谈了一个条件,那就是以后跛子生的狗崽,如果我要的话,首先由我挑选,其余的才由他们处理。条件谈好后,他们在屋檐下堆柴火的旁边,铺了一个草窝,跛子就这样安顿了下来。
我去上学的时候,跛子跟着何强放猪放羊;我一放学,不管在多远的地方,它都要赶回来接我,它掌握了放学的时间,当我走出教室,它已经站在操场上等我了,接着又是蹦又是跳地陪我去找何强。
转眼春天到了,再转眼夏天又J陕到了,地里的玉米已高出我们许多,而跛子,它的那条腿也已不再跛,它完完全全长成了一条大狗,短而黑的毛光滑地贴在身上,体型更加修长。这时,所有的狗都不再叫吼,也不再相互撕咬,它们不停地跑动,很少躺下来睡一觉。
何强说: 发情的狗都这样。
我常常看见一条母狗在前面跑,后面跟着一条、两条甚至三条公狗。
跛子也在跑,后面也跟着公狗。一天,跛子停了下来,把它的尾巴往旁边一歪,那条跟着它的公狗拾起两支前爪搭在了它的身上。我很生气,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冲过去,我一直讨厌那条公狗,主要讨厌它那身花斑,一块白一块黑、一块大一块小,难看死了。跛子怎么会让它爬上身来?是不是因为发情,早忘了在我的示意下,曾经撕咬过它很多次?
上一篇:我的梦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