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文化发展 >

浮云不说话

时间:2015-05-21 05:31来源:未知 点击:
浮云不说话
1那些无声的故事,悄无声息的渗入黑白的老旧照片,遗失在记忆深处的秘密,如尘埃般覆盖着照片上的每一个小点,直至,一切终成了难以言语的回忆,它便以美好 作为称呼被笼统的概括了,是什么?为什么?安眠在这亢长夏日里的浮云,永远也不会说话
照片是黑白色,我总是这样简单而又冷淡的形容它,时间的不断冲刷,那些原本的浅浅色泽也渐次淡化,而我却依稀可以看到,那是一张落日下的照片,我静静的坐在阳台上,周边是赫然高楼,天空在边缘勉强拼盘,我却被显得那么渺小,似乎可以一略而过,于是,那个时候的我便在这张褪色的照片上被定格在2006年的夏日里。
目光沿路回溯,碾过那些智名断章和流离失速的年华,我被放在这个年少时寂寞的天空和未曾走出的梦境。二单元,第六楼,当我轻车熟路,一步一步的踏上这些沉重的水泥楼板时,那些原有的坚硬都有了温柔的质感。我住在六楼,是小楼的最高层,周围的人,我一个也不熟识,于是我常坐在阳台上,看着远处的黄鹤楼 和川流不息的长江大桥 ,那些繁忙的钟声与喧嚣的人群浸染着夏日的每一片天空。
这个地方对于我来说是陌生的,而我只以一条江的距离来形容它与家的距离时,我才觉得其实一点也不远;父亲告诉我,一个人需要静,需要静静的思考,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,我便在点头与会意中无知无觉的成长。那个时候,我根本听得不明不白,总是漫步在大街小巷,游荡在这些具有明国特色的胭脂路 上,街头倒立的魔方,五色的冰淇淋广告,飘了很远的烧烤味 其它的,我却全然不知了。
楼下的叫卖声,旋转前行的小孩,以及在家长催促下的拿书少年 ,他们都日复一日的穿过我的记忆,当我俯视这些时,它们又在无声中变幻,移动,移动 如未干的墨迹,蜿蜒到视野之外,然后消逝,接下来又是谁开始在这个干涩的纸张上,演绎着这个单调的周期,我坐在阳台上,静静的凝视着这些,然后开始我充满期待的一天。
清晨的柔光顺着窗子切割着整个柔软的世界,让原本熟睡乃至混沌的思绪,酣畅淋漓的沐浴着夏日的玲朗,我喜欢这个时段,7点半,远处的钟声便在又一个游客的手中被敲响,顺着光路的反射,而刺激着我的鼓膜。打着铃随意而过的三轮车,清晨的时候有鸽子从老旧的屋顶上腾空而起,那时,我总要站在阳台的最高处,眺望着远处,那些未知的幻想便猛烈的冲击我的脑海,一切如浮云般的想象在天际拉伸,盘旋,我是一个安静的小孩,这些仅有的爱好似乎成了蓝天下最纯净的斑斓。
2
有些事,我无法清晰的想起,有些人,我无法清晰的记得,有些话,便在不断的哽咽中被遗忘,如果你还愿记起,如果你还愿重温,那你就在这张老照片上,开始全新的旅程。
我不爱说话,有些时候,我只是在默不作声的想着一些事,那都是一些很奇怪的想法,当
(未完,待续)

上一篇:喂、朋友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