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文化发展 >

黛玉辞职

时间:2015-06-17 12:51来源:未知 点击:

新一代黛玉
转眼之间,黛玉在《大观园日报》副刊做编辑已经五六年了。几年来,她凭着自己厚重的文学功底和令人赞叹的敬业精神,一丝不苟,呕心沥血,把个副刊办成了全国报纸副刊中的名牌,令同行刮目相看。荣国府、金陵市乃至全国其他地区很多优秀作者都从这里起步,走向了全国。宝玉、宝钗的诗,李纨的散文,探春的杂文,在全国屡屡获奖。前不久,经过黛玉润色,就连王熙凤的那篇《一夜北风紧》,也获得了读者的好评。然而,正是这篇小文,却给林姑娘带来了麻烦。
且说这贾琏,虽然在百姓眼中何等了得,但与重权在握、经常占据媒体重要位置的夫人王熙凤相比,在贾府只能算个无足轻重的角色。每到国内外考察,介绍到他时,差不多都是 这是王熙凤女士的先生 ,由于被老婆的名声盖压,贾琏心里总窝着一股不算小的无名火。如今,这个连 湿的干的 都不懂的王熙凤,又卖弄斯文写起散文来了,这让贾琏心里更加不平衡。在贾珍、贾蓉等人的撺掇下,他决心要在那个副刊上显显山水,压压那娘儿们的威风。于是,连夜将几天前写的诗整理出了十首,让小厮送到报社,并嘱咐总编一字都不能改。
这边,黛玉接到稿子打开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: 花果山乃我国之名山也,余心向往之久矣。前几天,奉贾老太太指示,到花果山地区考察。公务之余,游览了花果山,果然名不虚传。特赋诗十首,今予发表,以飨读者。其一,站在高山顶,四望一片青。猛然往下看,方知一线天。其二, 黛玉看过,只差喷饭。这叫做什么狗屁诗呀,连顺口溜都算不上。发表这样的东西,无疑是在砸副刊的牌子。谁编这样的东西,无疑是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。然而,这贾琏是何等人物,不但编辑不敢惹,就连社长、总编也要看他脸色行事。于是,没过几天,琏二爷的 大作 便在副刊上发表了。贾府下面那些局长、主任什么的,见了贾琏都说咱贾府又出了一位才子。而林姑娘呢,却像吃了只苍蝇一样恶心。
说起来,这老天也太与人过不去,比如贾琏,票子、车子、房子、女子,让他应有尽有,但身上却找不到一点才气。而像香菱,身为奴婢,贱如蚂蚁,但却满口书香。前几天,她以宋代营妓严蕊坎坷悲惨的命运为原型,写出了抒情长诗《女儿悲》。作品中,当然和着自己的泪和血,哀怨凄婉,如诉如泣。黛玉读后先是双泪长流,继而拍案叫绝,随即全文发表,一时令多少读者眼圈模糊,争相评说。然而,这又给林姑娘带来了麻烦。
这次的麻烦来自薛蟠。如今的他,可不是挨柳湘莲猛揍时的那个薛大呆子了,乃荣国府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是也。金陵百姓骂他不杀穷人不富,不坑国家不肥,然而,这些并不影响他的赫赫名誉 金陵优秀民营企业家、金陵十大社会功德人物、贾府政协常委等等挂满了身。这天,宝钗、李纨、湘云等聚在一块儿议论香菱的这首诗, 信息 很快传到了薛蟠耳里。他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好诗呢,原来是我几年前就写过的东西。他唤来秘书云儿,让他把自己以前与蒋玉菡、宝玉吃酒时写的 女儿悲 等四首整理一下,拿给凤姐让黛玉发表,说一定要压压香菱这小贱妇。
自然,薛蟠的 大作 又摆在了黛玉案前,林姑娘看后 呸 了一声,顺手将它扔进了纸篓里。薛蟠听说后,第二天径直找到编辑部。他说姑娘你发表吧,发表了我喊你声姑姑,再不行喊声奶奶。这黛玉岂是那种没行止的人?结果是两人不欢而散。后来,凤姐又来做黛玉的工作,最后下了命令,发也得发,不发也得发 否则薛蟠给贾府中学50万元的捐款就泡汤了。
第二天,《大观园日报》的老总收到了黛玉的辞职报告。第三天,薛蟠 绣房蹿出个大马猴 之类的大作发表。

上一篇:鸣笛响起
下一篇:没有了